首页> > 新疆风情

塔城:用一缕情丝,温暖这个寒冬
2016-11-18 19:06 来自: 统战部

  冬,就淬不及防地来了。冷,大家会禁不住这样说,那些不喜欢的天气,总感觉很烦。在穿上脱去了春夏秋冬的服饰之后,蓦然回首曾经走过的酷暑严寒,我发现,生活赐予我的并没有与别人有什么不同。每个人都在感受着大雪纷飞,不同的仅仅是在我的心中对生活的品读和领悟有点敏感。

  窗外,冬在步步深入,行走在风雪的路上,我看到了我的处境与命运——大地上雪光闪耀,我,形单影只,迎面而来的风试图吹倒我,我用力踩着雪覆盖的地面,向大地吁请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权力,没有回应,只听到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狗日的尘埃、时光、快乐和生死的羁绊?

  冬,像吐出的一口稀薄白气,轻描淡写。所有不愿选择的,不被原谅的,不曾拥有的,终要熬过落雪,守望花开了。若真如《盗梦空间》所营造的前世今生,我的黄粱多层梦里,有层一定说不清道不明,也许是每一层。

  冬日里静静的雪花像梦一场飘然而至,在那纯的世界尽头,繁花似锦,阮燕蒙尘。是谁,奢尽一世芳香,唤起心中的亟盼,似在梦中,似在心中,风承载不起她飞扬的力量,轻轻跌落,在雪中,在阡陌中。冬夜里的月光泛起点点银光,冷烛残羹泛遥寄,奔月哪堪独相思。在冰的路的尽头,谁的国度在谁的前方?

  恣肆的雪在阴沉灰暗的天空漫雾,似一幅水墨,蹁跹成一个身影。点支香烟,倚坐朴素的窗前,静静怀想。穿过时空由近及远的风烟,掠去心底柔软碎念,冬已悄然而至。继续沉默、独品苦涩。思绪驰骋奔波去向往“有方向、在路上”的美好时光。砸一口清茶,这一生,我惟愿,潇潇雨歇、花开花落,不离不弃。

  雪后是一个大晴天,但突然想起夏日乡下的那片向日葵。想再去看看,可已错过。总感觉一切变得有点糟糕,可是我没有埋怨别人,尽管后天是雨夹雪,有风。我不怕冬季,因为我会承担责任并且记住自己有选择的权利。

  寒夜的枝条,繁星满天,雪纷扬着如风的往事。总有一丝丝的情感,在严寒的冬季里,飘进心灵,季节的深处,你舞动轻盈的身姿,从遥远的天际,悄悄走进我的梦里。我们虽然相逢在冬季,你悄然的来临,淡淡的微笑,孕育着心心相印的梦永恒飞扬。

  最近情绪很低落,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整日碌碌无为,我忙不迭想找出答案,摆脱不安;但不料,一时思维搁浅。所以我只能把转机寄托给我喜欢的寒冷冬天,让寒冷来抚摸一下仲夏的浮躁,看是不是会融化?

  冬日的心情沉重而丰盈,收藏喜悦和承接的剧痛,站在你看不见的背后。希望与落魄,释然与悔恨,微笑与暗伤。在喜形于色和暗流涌动的无垠天地,人与大自然在有意无意间,达成某种不为人知的共患与默许。

  我经常在睡不着的时候,思绪肆意、阅读闲书,写点文字讲给自己听。冬至夜的雪下满了整个世界,以雪寄情于飘洒洋溢的执着故事。此刻独坐灯前,觉得在这漫长的夜里蹂躏着时间丰腴的肌肤,占足了便宜。然而事实上,精神萎靡颓废空虚,内心却又异常兴奋,孤单飘忽,睡不着。

  冬季的风呼啸出生活的流转。尽管是黑夜,我依然能看到窗外的雪和大地,就像是一张宣纸上轻描淡画的写意。老去的岁月、模糊的视野、飘零的身影,总是难掩,更是难言。我该用怎样的留白才能把看云听水的意蕴章结成怀揣的一切?在童话般的梦境里变幻成简单的风烟。然后,渐渐吹散,慢慢飘远……

  在今冬短暂的黄昏依然美丽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漫步夕阳;在今冬阳光依然明媚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感受温暖;在今冬工作依然忙碌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共度寂寞;在今冬道路依然向北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同程歌唱;一路上有你真好,苦一点累一些算啥。明我们还一起,今生来世我们还一起,一起走一起行。

  我觉得立冬一过,便是好时节。“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砭骨难熬的冬,让人积蓄力量,释放激情。辛劳奔波着的人也可以简单坐下来围炉邀友小酌共饮,诉说得与失、甘于苦。我出生在这酷寒和温暖之间,足以抗御这诡异多变的人间。要相信我经淬炼后的坚韧和锋利,能还给你一个鸟语花香的美好一切。

  (塔城地委统战部撰稿:杨佳峰、颜波 责编:阿不力克木·阿布都拉)

编辑:郭浩田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