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风情
哈密绣娘故事:刺破贫穷 绣出天地 传承历史
2016-08-22 13:34 来自: 统战部

热娜古丽•素批和曾在7月登上巴黎时装周的作品。

  天山网哈密讯(记者孙健摄影报道)8月17日,新疆哈密木卡姆传承中心,模特身着曾在七月巴黎时装周上亮相的、腰间绣制着维吾尔族传统刺绣的时装首秀哈密。在哈密绣娘热娜古丽•素批看来,这一切都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

  “刺绣的原型是从我母亲那里学的,没想到能登上巴黎时装周的舞台,展示在国际时尚前沿。”哈密市五堡镇的刺绣第四代传承人热娜古丽•素批说,她对自己的刺绣更加有信心了。

  实际上,这一信心正在哈密数万绣娘心中建立。近年来,哈密市委为了传承与发展哈密维吾尔族传统刺绣,致力于重塑哈密刺绣的生命力,让哈密刺绣在与市场和时尚的无缝对接中,实现传承与再创造、就业与精准扶贫。

  扶贫先扶志,以市场带动文化创新

  “仅在小泉子村就有26个绣娘跟我学刺绣,最小的18岁,最大的54岁。”热娜古丽•素批说,2013年6月,她成立了刺绣合作社。她开始带徒弟,带动周围的家庭妇女一起走向致富道路。

  如今,已经有来自西安、上海、浙江等地的公司找到热娜古丽•素批要求合作,她的刺绣作品价格也越来越高。手工刺绣的花帽,从最早的25元,已上涨到250元。难度复杂的定制作品,能达到上万元。

  事实也是如此,在哈密地区的一些村里,由于很多妇女积极参加刺绣合作社,几年来,她们中一些人用一针一线的作品正在供养着家里的儿女上大学。有人开玩笑的说,很多男人都开始做饭,来支持妻子的刺绣事业。

  “我现在特别想多绣一些,再给我多一些刺绣图案吧!”绣娘阿依诺拿着只用几天就完成的21个小绣品赚到了315元。全家人坐了两个半小时的车,一起陪她来领工钱。

  阿依诺在领工钱时又看到了桌上的新图案,马上主动要学完再走,阿依古丽于是开始手把手教她——这只是哈密用刺绣扶贫,帮助各族妇女提高收入的一个缩影。

  2008年,哈密维吾尔族刺绣就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村干部一句“刺绣也能挣钱脱贫”在山区妇女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在过去,哈密山区的女性主要是在家带孩子、做家务,家里每个月的收入一般不超过1500元。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哈密文化馆的协助下,雅昌文化集团与哈密绣娘、本土刺绣企业签订了长期合作订单以及高级定制绣花合同,第一批下发的10087件手绣订单主要面向哈密山区具有较熟练刺绣技艺的贫困绣娘,828名各族绣娘因此人均增加收入1200元左右,其中技术熟练的绣娘增收达到3000元。

  从企业订单入手,扶贫、培训、文化保护变成了“一条龙”,一举多得,盘活了整个哈密刺绣事业和扶贫工作。哈密文化馆馆长崔建兵说,“就好像整个经脉被打通了一样!”

  目前,哈密维吾尔刺绣共有36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维吾尔族刺绣企业及合作社231家,有技能熟练的绣娘4000余人。

  实际上,为了全力支持传统工艺工作站发展,哈密市成立手绣协会,在每个乡镇成立刺绣合作社,在有基础的村设立刺绣合作组,由合作组管理绣娘,形成传统工艺工作站→协会→合作社→合作组→绣娘工作链条。让通过刺绣扶贫在全地区复制推广。

有着传统哈密刺绣元素的时装。

  绣出新天地 走向国际时尚前沿

  “秦旭让我对母亲传给我的刺绣有了新的认识。”热娜古丽•素批所说的秦旭是雅昌集团选派进驻哈密,调研、整理哈密刺绣文化资源的MOODBOX团队创始人。

  2016年,应雅昌文化与清华大学之邀,国内知名高级定制服装品牌MOODBOX创始人&设计总监秦旭来哈密采风,秦旭惊喜地发现 71岁的孜勒海木•沙吾尔的一件三十多年前的刺绣作品,并将图案带回上海重新设计,应用到高级定制服装中。

  由此开始,秦旭开始和孜勒海木•沙吾尔的女儿——热娜古丽•素批合作,将哈密刺绣引入高端服装设计行业。

  7月初,在法国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开幕式上,来自中国的高级定制作品《花开了》吸引了嘉宾和行人的眼球,这件礼服腰间别致的手工刺绣尤为惊艳。

  “那是我绣的!”热娜古丽•素批说,当看到秦旭发来的图片时,她激动地整夜睡不着觉。

  和热娜古丽•素批一样,绣娘古丽达斯•托乎逊同样也通过刺绣,绣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我和密扇公司签订了830件的合同。这些合同,除了一些小的装饰品和手提包之外,其他的我们都已制作完了,今天还要给工作站再送过去一批绣品。”这几天,哈密绣娘古丽达斯•托乎逊特别忙乎,不久前,她接到了800多件订单,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接到的第一笔这么大的订单。

  2015年12月,古丽达斯•托乎逊参加了由雅昌公司组织的“智•造•民艺”项目,这是文化部针对非遗产品创新、非遗传承人与企业进行双向交流实习的首个项目。2016年6月,古丽达斯•托乎逊与“密扇”团队签订了供销合同,首批830件订单产品,价值36000多元。由于首批订单获得了密扇公司的认可,第二批815件订单又随之而来。

  在第一批订单生产完后,古丽达斯•托乎逊又签订了一个815件关于一些北山羊和花卉植物等的图案的合同。

  “我的梦想是可以扩大工厂的规模,建立食堂宿舍等设施,还有同时扩大机绣和手绣的规模,这样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就可以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古丽达斯•托乎逊说。

  绣针下的传承与再创作

  在哈密“皇室刺绣”第七代刺绣传承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阿加汗•赛买提家的工厂里,绣花机上几十个绣花针一起上下跳动,一连串的声音整齐又规律。随着有节奏的声音,几十幅刺绣花样渐渐成型,丰富、饱满起来。而这些机器所绣的图样,正是64岁的阿加汗所设计的。

  阿加汗生在“刺绣世家”,天生就和刺绣有着不一般的联系。

  早在第一代哈密回王时期,回王府就因为喜欢苏绣、京绣,特地从全国各地请来数十名绣娘,为哈密维吾尔族妇女传授刺绣技艺,从而为哈密培养了第一批本土绣女,阿加汗就是本土绣女后代中出类拔萃的一位。

  其实,阿加汗学习刺绣的经历颇为坎坷。因为家里穷和母亲的一场大病,让她放下了热爱的刺绣十几年。直到她36岁才重拾技艺。

  让她没想到的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多次揽获奖牌,并在2010年荣获自治区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13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荣获国家手工艺品金奖个人等多项荣誉称号。如今,阿加汗从新疆财经大学毕业的儿子买合木提是家庭企业阿加汗特色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她的两个女儿也继承了她的衣钵。

  “妈妈说必须保留传统技艺,让别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哈密维吾尔族的刺绣。” 阿加汗的女儿巴哈尔古丽说:“在妈妈眼里,传统刺绣不只是维持生计的手艺。作为传承人的后代,我们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

  在阿加汗眼里,刺绣作品是情感和艺术的寄予,因此她更热爱手工绣品。作为国家级传承人,阿加汗先后给近2000名绣娘做过培训,并且不断地收纳和保存传统的刺绣物件。在儿子的协助下,她于今年1月份建起了一个小的民间刺绣博物馆。走进博物馆,服饰、被褥、包包等精致的绣品玲琅满目,馆内目前藏品200多件,最古老的距今约200多年。而这些仅仅是阿加汗收藏的一部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梳理哈密维吾尔族刺绣的历史、特点等,保护与传承传统刺绣。

热娜古丽•素批登上巴黎时装周作品的细节。

绣娘们在合作社里刺绣。

观众与身着哈密刺绣元素的时装模特合影。

编辑:郭浩田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