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草园
【驻村随笔】云儿和鸟儿
2016-07-21 18:13 来自: 统战部

到达阿拉玛村驻村已经一个多月了,和村民也逐渐熟悉起来。而发生在身边的一些小事,让我对民族团结有了很多新鲜想法。

阿拉玛村地处新疆阿克苏柯坪县玉尔其乡,居民主要是维吾尔族。这里的村民对国旗有着特殊的情结,许多人家的门前悬挂着五星红旗,门扉上贴着五星红旗贴纸,就连清真寺也是如此。每逢周一,村里都要举行升旗仪式,男女老少几乎人人到场,按照维吾尔族的礼仪,长者排在前面,年轻人跟在后边。当国歌响起时,全村男女老少都会立正注目仰视国旗,神情庄严肃穆。隔一段时间,村民就会把旧的五星红旗收起珍藏好,换上新国旗。看得出,五星红旗在村民心中有着神圣地位。

在阿拉玛村,许多巴郎(男孩)都喜欢打篮球,其中有个男孩名叫吐洪江,个头儿不高但球技不错,汉语说得也很好,经常和我们结伴打球。一次打球时,吐洪江挂在篮球架上的外衣掉在了地上,被同伴无意踩了一下。吐洪江顿时急了,用维语和小伙伴们吵起来,还用力推搡着那个高出他一头的小伙子。我和驻村的小韩连忙劝架,好说歹说才平息了事态。过了几天,吐洪江找到我问:“叔叔,最近不见你打球了,是不是因为我们几个打架的事情生气了?”我连忙说没什么。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运动服说:“叔叔,你知道吗?这件衣服上有国旗,是绝不能踩的!”看着他那严肃的神情,我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阿拉玛村的不少村民不太懂汉语,我们的维语水平也有限,但是真情可以打破语言障碍。在柯坪县,每年杏花节的开幕式就设在阿拉玛村。那天参加活动的人很多,组长老孙只好带着我们步行进入设在杏园的会场。一路上,总有开着摩托车或者电瓶车的阿拉玛村民和我们打招呼,还盛情邀请我们搭便车,让人心里热乎乎的。还有一次在乡里赶巴扎的时候,一个卖熟鸡蛋老人给工作组每人硬塞了一个鸡蛋,我们只知道他是阿拉玛村的村民,来村委会办事时见过,连名字也没记住。

一天午饭后,我正在收拾餐具,进来了一老一小两名维吾尔族妇女,手里端着一个盆子,上面用餐布盖着。由于语言不通,我赶忙叫来懂维吾尔语的老吴帮忙,才明白老人是给我们送烤包子的。这位八十岁的再图南老人是村里的贫困户,工作组曾经到她家慰问过。临别时,孙组长对她说:“今后,工作组负责联系您的干部就是您的亲儿子,有事情随时跟他联系!”老人流着泪,紧紧抱住孙组长说:“我一个八十岁的人了,共产党和村委会从没忘记过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看我。这不,上次慰问的东西还没有吃完,这次又送来了不少。”后来,乡里组织村民清理主干渠淤泥时,老孙考虑到再图南家中只有一老一少两名女性,便带领全组帮助她们把承担的清淤工作干完了,还答应协调解决再图南等几户居住较远的村民的自来水入户问题。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事,没想到老人却总想着表示一下感谢之心。一次她看到我们在地头采摘苜蓿等野菜,就特意做了苜蓿馅儿的烤包子送来。临别时,老孙特地安排将工作组才买的韭菜和水果帮她们装了一些。苜蓿馅儿的包子我平生是第一次吃,味道真的很好,里面的情谊更浓。

记得印度诗人泰戈尔写过这样的诗句:“云儿想要变成一只鸟,鸟儿想要变成一朵云。”在祖国的蓝天下,各民族就像鸟儿和云儿一样,彼此欣赏,互相尊重,就能构建出和谐美丽的景象。(葛勇)

编辑:丁贵子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