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草园

收麦记


2016-06-20 08:57 来自: 统战部
 
 
 
 
 
 

住村100天以来,也就是6月初的时候,阿拉玛村的小麦渐次的成熟了。

我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一名货车司机,我对小麦的认识甚至于不如对汽车的。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拥有了父亲用钢珠镶嵌在汽车引擎组件上制作的的陀螺。但是初识小麦,却是在后来快成年时在外地上学,从农田经过时见到依然翠绿的冬小麦,当时很纳闷这里的韭菜怎么长的这么高?曾因此被来自农村的同学们嘲笑过。来到阿拉玛村住村后以来,从春节后初来时看到正在返青的冬小麦,到住村一百天后看到小麦成熟后变成一片橘黄,我才终于得以目睹小麦这种农作物的完整生长过程。后来我爱上了文学,认真研读过很多当代作家的诗歌,其中就有来自“北大三杰”之一的海子那首《麦子熟了》,小麦在这位来自农村的诗人心目中是很独特的意象,麦田和麦子就是他童年无邪天真生活的写照。而像农夫一样在自己的田地里辛勤劳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他心目中的人生理想之一。至于对麦田的印象,最初是读美国作家杰罗姆•大卫•塞林格的小说《麦田守望者》时的那一句话:“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就在那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儿守望。”当时我还很纳闷,麦田有那么好玩吗?至于整天呆在那里玩儿吗?在看法国电影《梵高传》时得知,著名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非常热爱麦田,他一生中一共绘制了近50幅涉及麦田的绘画作品。我一一浏览过这些图画,非常喜欢那副《阳光下的麦田收割者》,在蔚蓝色的天空下,是金黄色翻滚着的麦浪,在画面一角,有一位埋头耕作的农夫正在挥镰收割。这是一幅很美丽的图画,把麦田收割刻画的如此惟妙惟肖,也是他美好心灵的真实写照。因此,住村110天后,我们一起去为村里的一位贫困户收割夏麦时,我也很想体验一下麦田收割的意境,虽然当时是下午5点,日头依然毒辣。我们帮助收割的这家是因为儿媳生病住院,儿子去照顾,因而收割季节家里无劳动力,只有老两口与尚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孙子。驱车到了田边,农户女主人已经在地头等着我们了。她准备了许多把镰刀,大家各自挑选了一把趁手的,把裤腿塞进袜子里,就开始收割起来。

由于前几天这里刮过大风,田里的许多麦子被大风吹得倒伏了,因此很难收割,再加上镰刀很钝,前两天浇水使得麦地还有些湿滑,我割了一会儿觉得很费劲,索性用手拔了起来。松软的泥土也很适宜拔出麦子,一趁手可以拔出一大把。倒伏的麦子很难收割,需要用手把麦子略微扶起来后一小把一下把的收割。但大家兴致都很高,喜爱音乐的小马正好带着户外音箱,他打开音量,我们就在凤凰传奇豪迈的歌声中开始收割起来。老孙年轻时曾经收割过麦子,如今大概有几十年没有这么干了,但把式还在,一下一下的手头很快。老吴也是个好把式,一小会就收割了一大片麦子。看到老孙和老吴有板有眼的已经开始在前面收割了一大片,我和小韩也开始加快了手中镰刀的速度。小韩是个很细致的人,也很好学,跟着老孙、老吴很快就学到了如何收割小麦的真谛。老孙和老吴从对面收割,我和小韩等几个人从这面收割。眼看着原先齐头并进的队伍由于我收割的慢,渐渐变得参差不齐,我也很无奈。而且由于出来的急,我穿着T恤,也没戴手套,收割了不一会儿,觉得胳臂痒痒,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裸露在外的双臂上已经连着被叮咬了4、5个肿块了。再看看小韩他们都有备无患的穿着长袖村衣,跑去找他们诉苦,他们才发现我未做好事先准备,既没有穿长袖衫,也未戴手套,便叮嘱我到树下阴凉处休息一会儿算了。

我来到树下,一边看着他们熟稔的收割着麦子,一边用帽子扇风,掏出了自己的水杯开始喝水。刚喝了一两口,看到田埂上杏子已经成熟,女主人摘了一些杏子给我们吃,杏子品种是阿拉玛村特有的黄杏,杏子不大,但入口绵甜,余味还有些酸爽,很适口好吃。当天我们收割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麦子,到太阳西斜时才离去,汗水湿透了衣衫,但是我们确实体会到了古诗中“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意境。这次第一次收麦的经历,虽然有些小艰辛,但也有些小收获,必将成为我们今年“访惠聚”工作中难忘的一页。

(自治区党委统战部住阿拉玛村工作组 葛勇)

 

编辑:丁贵子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