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草园
阿拉玛村的春天
2016-03-30 18:10 来自: 统战部

  阿拉玛村的春天,和新疆别的小村的春天相比,也许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我这样—个从没在南疆的乡村住那么久的人来说,却是充满了新鲜。阿拉玛村的春天,是悄悄地到来的,没有疾风劲雨,没有电闪雷鸣,只是日子―天比一天热,只是冰雪—天比一天少。

  阿拉玛村的春天是从万物生机复苏中来的。无论是枣园新发的枝桠,还是路边白杨树上萌发出的—抹新绿。

  它是从村委会门前的小渠中流淌而来的。那条小渠日夜流淌,穿过阿拉玛村流向下游的农田,小渠不算清澈见底,但也是清可见底。参加住村工作组到田间果园—天的劳顿之后,我们喜欢在这里清洗农具,抑或是周末赶巴扎之前,用小渠冲洗车辆。小渠里还有—种小鱼,由于我们饮用的自来水就是略带咸涩的盐碱水,因而―直认为这条小溪也应该是咸的,不应该有任何生命存在,可事实上并非这样,小溪中不但有小鱼,还可以用来灌溉农田,估计可能是附近柯坪山中消融的积雪或冰川形成的。正如同阿克苏的地名“白水”一样,这里的溪水因为夹杂着灰白的钙质土而呈现淡淡的灰白色。

  它是被林间清脆的鸟鸣声带来的。阿拉玛村的田间地头有很多鸟,大多数我都不认识,认识的也就麻雀、喜雀等有限的几种,有次晨练的时候,我还在空中发现了—只雄鹰,骄傲地翱翔着,大概是从附近的山中飞来的,迷了路才飞到村里来,或者是到村中来觅食的。柯坪县基本上是—片沙漠中的绿洲,因而周围的野生动物种类很少,除了原生于沙漠的沙蜥、沙狐等物种。

  它是从林间树梢渐渐洇染而来。阿拉玛村有很多树,道路两旁—般是白杨或柽柳,果园里—般种植着枣树和杏树,也有种苹果或梨子的,按当地村民的说法,库尔勒的香梨其实源自于阿克苏。如果留意的话,你可以看到淘气的春姑娘用小羊毫一点一滴的在用嫩绿涂染着每棵树的芽苞,最后开始用大幅的深绿色泼染,到那时,春天已尽,夏天就要来了。春姑娘不再吝惜自己的颜料,开始大幅地挥洒于天地间。

  它是沿着村委会门前的道路一步步到来的。阿拉玛村村委会门前的那条土路,向东通往村里的自治区级枣树示范园和柯坪县城,向西通往清真寺和村里的麻扎,最终到达相邻的托木力村。近4公里长的路两边没有路灯,夜间行车或人行都很不方便。住村工作组到达后在一次夜访中发现了,便先后协调为村里铺设了柏油路,架设了—公里的路灯。

  它是从村里的果园中到来的,从田间地头到来的。春播备耕之后,由于阿拉玛村将近三分之—的人口在城里打工,留在家里的大部分是妇女儿童和老人。田间地头缺乏壮劳力,住村工作组自行购买了农具,主动为人手紧缺的农户家中修剪红枣,帮助开展农业生产。

  她是被村里“古丽”们五颜六色的盛装迎接而来的。住村工作组到达后不久,便组织召开了庆祝“三八”节宣传教育活动,邀请村里的模特儿队上台走秀,并表彰了孝敬公婆的好媳妇,关心教育的好母亲,让曾穿戴过蒙面罩袍的妇女上台讲接受教育后转化思想的心路历程,妇女们的春天来了。

  它是和北方粗暴的沙尘暴缠斗好久之后才来到的。每年—开春,柯坪县境内就会起将近―月的沙尘暴,工作组的小伙子们并未被吓倒,而是顶着沙尘暴帮助村民们春播备耕,修剪果树,组织活动。村里的小巴郎们每到沙尘暴小一点儿的下午,就会去找工作组的叔叔哥哥们打篮球、打排球,打乒乓球,开展各类文体活动。

  它是从村民们高兴的笑靥中到来的。今年工作组的到来,为村民们办了很多好事实事,为村民们举办了双语培训班,为孩子们捐赠了书包等学习用品,修建了村委会门前的柏油路并协调架设了路灯……,数不胜数,村民们被感动的哭过,也高兴的笑过。

  阿拉玛村的春天,像是—副静态的水墨画,被黑白色勾勒出线条后,又一点一点染上浅绿色的枝桠,染上粉色的杏花,染上红色或紫色的梨花和枣花,最终染上姹紫嫣红各种颜色的野花,然后盛夏就到了。她像是当地爱美的维吾尔族姑娘,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抛弃了黑白两色的冬天,换上了艾德萊丝绸的春装和夏装。村民们都说,今年的春天,是和第三批“访惠聚”工作组一起来的。(葛勇)

编辑:宋恒如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